相关文章

雍王府红木家具厂老师傅谈谈红木家具雕刻手法

雍王府红木家具厂多年雕刻老师傅认为精美的雕刻是作为红木家具主要的装饰手法,蕴含着无穷美学意蕴,其美学价值远远超出了红木家具本身的外在价值。每当看到精美地、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雕刻图案时,无不惊叹,怎么可以雕刻出这等精致的图案,是怎么雕刻出来的?其实,这些全在雕刻大师的心灵手巧,对美学的追求,对雕刻手法的娴熟运用,是他们技艺功底的体现。作为热爱中国文化的我们,多了解红木家具的雕刻手法,有助于更深地了解红木家具为什么深受人们的热捧,为什么红木家具是传承华夏五千年文明的重要载体之一。红木家具厂技术总监小美认为红木家具的雕刻手法有多种,但概括起来为两大类,即留底雕刻和无底雕刻,而雕刻的工艺又可细分成很多种。

一、留底雕刻

留底雕刻,是指被雕刻家具的木板不去底镂空,这个工艺也被称为“着地雕”,它包括线刻、阴雕、浮雕,是红木家具上主要装饰工艺之一。

1、线刻

线刻,亦称“线雕”,是用刻刀直接在木料上刻画出纹饰图案。它是以线条为主要造型手段,具有流畅自如,清晰明快的特点,犹如中国画中的“白描”,在红木家具中并不常用,只是偶尔为之,主要是用来装点某一局部,大面积使用者更是十分罕见。

2、阴雕

阴雕,又称“沉雕”,是指凹下去雕刻的一种手法,正好与浮雕相反。这种雕刻技法常常要在经过上色髹漆后的器物上施工,这样所刻出来的器物能产生一种漆色与木色反差较大,近似中国画的艺术效果,富有韵味。阴雕的雕刻内容大多为梅、兰、竹、菊之类的花卉,也有诗词、吉祥语之类的文字。这种技法主要雕于髹漆家具,同时又是漆器家具常用手法。它与线刻同属于“阴纹”装饰。如果说前者是“白描”,阴刻即是“写意”。

3、浮雕

浮雕,是红木家具雕刻装饰的主要技法之一,有深浅之分。浅浮雕是将所浮凸的雕体一般不到立体雕的二分之一,比较接近线条雕刻,纹饰突起,轮廓明显,具有清逸雅俗的装饰感。深浮雕则是一种多层次、多深度浮凸高度的雕刻,它以刀代笔,如同描绘,有一种流动的线条感,它不像浅浮雕那样,而更像一种雕塑,追求的是形象的逼真性与完整性,给人一种温文尔雅之感。另外,深浮雕的底面不像浅浮雕那样被处理成“平地”,经常要处理成“锦地”,即在底面还要进行再雕饰。

无论是浅浮雕还是深浮雕,对材料的客观条件要求很严,尤其是深浮雕的要求则更严些。首先是韧性,材料必须具有一定的强度,在高起浮雕时,能耐住使用的善意冲击,所以深浮雕的家具大都是硬木家具。其次是适应性,这个概念较为宽泛,比如材质的横向定刀有无可能,雕刻着的打磨是否容易,材质的纹理与雕刻是否冲突等等。

二、无底雕刻

无底雕刻,又分为透雕、镂雕、圆雕和透空双面雕。

1、透雕

透雕,即将花板底子镂空的一种工艺手法,它通常只雕刻器物的外表面。透雕深受建筑木雕的影响,因为这种雕刻将底子镂空了,能产生一种穿越木质感觉的视觉,具有浮雕的灵秀之气。与其它雕刻手法相比,透雕大都纹饰简单,所设计的通透效果,完全是为了克服滞闷。明式椅具中,靠背椅独板上常锼出各类形状的透光,在光束之中展现变化,又不失简洁的主观迫求。从这一点上讲,透雕可谓一石二鸟。

2、圆雕

圆雕,是一种完全立体的雕刻,前、后、左、右四面都要雕刻出具体的形象来。它实际上是一种具有三维空间艺术感的雕塑艺术,作品内容多取材于人物、动物、植物,题材以吉祥为主,供人们欣赏为目的,是清代家具的主要特征之一。

3、透空双面雕

透空双面雕,即两面都雕刻的透空雕。可供人们两面独自观赏,类似苏州的“双面绣”。这种工艺需要艺匠们具有高超的智慧与巧妙的构思。

透空双面雕大多施工于条案档板、门窗板、隔扇、衣架等两面都可以看的家具。一般有两类:一类是正反图案相同,只不过一正一反而已;另一类是正反图案相异,这种透空双面雕具有很高的艺术欣赏价值,即便整件家具散架了,其雕刻版也可作为单独艺术品珍藏、陈列。

雕刻是对红木珍贵材质本身的尊重,因雕刻的花纹本就是带着历史信息的符号,还传达着更深层次的文化信息,讲述更多有趣的历史故事。 众多的雕刻手法,铸就了当日雕刻艺术的辉煌,如果说木工是红木家具的躯体,那么雕刻便是其灵魂。